新闻 | 山东 | 体育 | 娱乐 | 女性 | 财经 | 幽默 | 评论 | 人物 | 博客 | 连载 | 图片 | 论坛 | 房产 | 汽车 | 教育 | 健康 | 商桥 | 打折
 大众报系: 大众日报 农村大众 齐鲁晚报 生活日报 鲁中晨报 半岛都市报 经济导报 城市信报 青年记者 成长先锋 新闻书画网 国际日报山东版 南美侨报山东版
 当前位置:首页>青年报十五版
站内搜索:
人生为啥这么难
2008-01-30 10:02:00 作者: 来源:
  采访背景
  元旦假期我回家探望父母,和我父母同住一幢宿舍楼的李大娘到我母亲家串门,她曾听我母亲说过我是一名报社编辑,负责采编情感之类的版面,专门倾听情感倾诉,于是,李大娘便问我,可不可以听听她的倾诉,因为她有那么多的烦恼。我当然同意,并愿尽最大努力化解她的烦忧。李大娘说,她就想问一问,为什么有的年轻人会那样自私,为什么他们为人处事会那样狠心。原来,进入暮年的李大娘因为与老公、与儿子之间的恩恩怨怨,使她的晚年虽然有个落脚的住所不至于流浪街头,但是她本人却身无分文,每日靠拾垃圾挣个三元五角。
  期待您的来访,释解您的困惑每周二上午9:30--11:30情感热线:0531--82065073电子邮箱:jtshb01@163.com
  您的朋友:简单
  口述者:李大娘,女。
  记录者:简单。
  嫁给有过婚史的他在我没和老李结婚之前,老李曾有过两次婚史。第一次婚姻的结束是因为老李的妻子得病死了,老李成了独自拉扯着五个子女的单身男人。第二婚姻的结束用老李的话说就是找的这个妻子太要强,总要夺取老李的财政大权,俩人过不到一起去,就离了。
  老李的资格非常老。他是1947年参军打过淮海战役的老革命,老李说,那一年的淮海战役,他一个连的战友几乎全部牺牲了,只剩下老李和三名战友共四人。解放后,老李还跨过鸭绿江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再后来,老李转业成了一名机关干部,享受的待遇和工资都很高。由于有过这么光荣的历史,老李的战士本色成为他终生抹不去的特点,他长期在机关工作,总是穿着退役的军装,一穿就是30年;退休了,他还是穿着永远的橄榄绿。当然,那军装穿了一辈子,已经旧得发白了,破得还打有好几处补丁,可老李硬是不肯脱掉,仿佛只有穿上军装,他才有了着装的感觉。
  老李这个人脾气犟,并不适合在机关工作,尽管他的待遇很高,但他一直没受到提拔和重用,由于孩子多,老李的日子并不宽裕,甚至比起子女少的人家来还很艰难。最要命的是,老李五个子女中的第二个儿子,竟是个有些弱智———生活不能自理的残疾人!
  子女多,生活累,使老李的第一任妻子最终倒下了,不到50岁便因病去世。老李这个人军人出身,在工作上大大咧咧,脾气也火暴,但是他却特别疼孩子,几乎把所有的心血都倾注在了孩子身上。大儿子早早地工作了,两个女儿也相继出嫁了,三儿子单位效益不好自己做个小买卖,二儿子长期瘫痪在床,由老李亲自伺候。
  老李在第一任妻子去世3年后再婚了,对方听到老李这样的资历,以为老李一定比较富裕,还想着能和老李过上好日子,没想到老李虽然工资高,但却把钱紧紧地拴在自己的肋条上,根本不给第二任妻子一分钱。他的钱不是给了大儿子的孩子上学,就是给了两个女儿买房,自己不讲究吃和穿,全心全意照顾瘫痪儿子。第二任妻子看见与自己期望中的生活反差太大,而且几次大的吵闹都没能改变老李的做派,不到一年,便和老李离婚了。
  最后,老李之所以同意再一次结婚娶我,是因为我家在农村,脾气随和,用他的话说:农村的女人给她口饭吃就行,没那么多事。
  跟着老李很累老李有个非常固执的认识,就是孩子是亲人,老婆是外人。我和老李结婚后,感觉他并没有把我当亲人、一家人来看待,好像我只是个给他家干活的老妈子,每天要干的就是洗衣、做饭、照顾老李和他的残疾儿子,而一遇到需要支配钱的事情,老李总是防着我,不让我知道。
  老李退休后享受的是离休待遇,工资很高,但他从来不给我一分钱,家中所有的采购都是他本人亲自出马,我只负责物品采购回来的深加工。我是一个没有工作的家庭妇女,没有收入,老李不给我钱,我就没有任何能花的钱。嫁给老李真是亏,嫁汉嫁汉,穿衣吃饭,我嫁给老李吃没吃好,穿没穿好,只是一个给他干家务的佣人。可是,我自己没有亲生儿女,娘家也没人顾念我,离了老李,恐怕连这不咋地的饭也没得吃,我都75岁了,能再跟老李离婚吗?没办法,我就去街上拾垃圾,卖个三块五块的,买点糖果和点心吃。
  我现在和老李及他的瘫痪儿子一起住的这所楼房,当年房改的时候,虽然拿钱不多,但老李也凑不出来,还是他的三儿子出钱买了下来。这老三两口子从此气粗起来,好像房款是他们掏的,房产也就归他们所有一样。老李的五个子女中,大儿子和两个女儿都出去单过,三儿子自己也有房子,但因为替老李付了房款,便理直气壮地利用住一楼的特点,把前面的阳台和小院临街挖开,开了一个副食杂货铺,水电房租费用几乎没有,老三两口子靠着这点买卖过得还不错。
  别看老三开着副食品小门市,他可从来没有想过给老李和我送一点吃。他的二哥,那个40多岁还靠老爸照顾的瘫痪,也从来没捞着吃过他三弟的一根冰棍!老三的媳妇总以为我们是靠了她才有了这处房子安身,总以家里的功臣自居。那一天,老李的大孙子,就是老大的儿子来看爷爷奶奶,提了10斤鸡蛋和一斤刚做出来的还散着热气的蛋糕,守门市的老三媳妇眼尖,走过来伸手把蛋糕提走了:“哼,俺小苹(老三的女儿)还没吃早饭呢,给俺小苹吃去!”
  老李眼睁睁地看着老三媳妇提走蛋糕,转过头来对我说:“蛋糕吃多了,容易得高血压,她拿走正好!”
  一波三折安装暖气去年秋天,老李的单位决定统一给这幢宿舍楼上的住户安装暖气,本来这是一件好事,毕竟,大家在这里住了10年了,由于没有集中供暖,一到冬天,家家都烧土暖气,一来不卫生,二来也容易煤气中毒,这回单位统一安装暖气,太好了。
  可是,就在施工队伍按照图纸设计入户施工的时候,别的人家都积极配合,惟独我们家成了麻烦制造者,搞得人家施不成工。原来,还是老三两口子搞的鬼点子,他们一家希望把暖气管道集中安到靠近楼前小门市部的两室中,以使他们的小卖部也能享受到暖气,而不像图纸设计的那样每个房间都能走到。
  如此一来,人家原来设计的图纸就要更改,全楼30户人家只有我们一家提出如此怪异的要求,施工队就不同意老三两口子的意见,说为了一户再做改动即费时又费力。老三两口子加上他们的女儿一共三人,都双手叉腰,气势汹汹地强行阻拦施工队施工,这样一闹就是两天。单位领导来劝解,老三不听;老李这个当爹的不敢批评自己胡搅蛮缠的儿子,就这么懦弱地受着。整个楼上的邻居都嫌我们家不懂事,家家都盼着早安好早利索,偏被节外生枝的老三两口子给搅了。
  怎么办?工程不能无限期地拖下去呀,人家施工队也拖不起呀,重庆有个史上最牛钉子户,我们楼上有个全楼最牛钉子户,真丢死人了。人家都说:“这老李,还是老革命呢,怎么孩子的个人素质这么差呀?还有没有一点集体观念呀?”
  就这么老拖着也不是个事呀,最后,还是施工队妥协了,按老三两口子的意见把我们家的暖气管道全走到了靠近老三门市部的两室里,才算把施工进行下去。老三两口子满是胜利者的得意:“房子已经房改,成了私人财产,我们说怎么办,就该怎么办!”
  嫌脏不许我拾垃圾在安装暖气的事情上老三两口子闹了一回,挟胜利之威居然干涉起我的生活来。由于老李不给我一分钱,我就上街拾垃圾挣个零花钱。有时拾来的垃圾来不及交到废品回收站,我就暂时堆放在家里。本来家里就有个瘫痪儿子,拉尿都在床上,家中的气味就不好,再加上我拾回来的垃圾,家里更脏乱了。
  老三媳妇总认为这处房子是他们家出钱买的,房子理所当然就是他们家的,所以,对家里的脏乱很有意见,一看到我提着垃圾进门,就沉着脸,说难听的话:“咱们家这么另类呀,人家的垃圾是往外扔,咱们是垃圾往家进,真怪呀!”
  我听了生气,我就愿意在这么一把年纪的时候去拾垃圾吗?你们做儿女的要知道孝敬长辈,尽心赡养,长辈至于落到靠拾垃圾过日子吗?那几天,我和老李及瘫痪儿子去了大儿子家住,老三媳妇把我存放的垃圾全部扔掉,还到处邀请楼上的邻居到我们家:“来玩呀,我们家可干净了!”等我和老李回了家,老三媳妇对我说:“从此不能再往家中放垃圾。”
  “那我没钱怎么办?”我问她。
  “你没钱问得着我吗?你老头(指老李)一个月好几千块钱呢!”
  老李附和着说:“是不能再放垃圾了,太脏了。”
  至于我没钱如何生活,老李不置一词。在他眼里,我就是“神仙”,离开钱财能活着。
  唉,你说我的命咋这么苦呢?
  简单有话
  李大娘问自己的命为啥这么苦呢?我一时无语。若不是亲耳听到老人的诉说,不是亲眼看到老人75岁的高龄衣衫褴褛,容颜憔悴,我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事实就发生在我们的生活中。人人都有老的时候,年轻时你不孝敬长辈,恐怕年老时也不会受到晚辈的孝敬。面对丈夫的吝啬,李大娘完全可以理直气壮地与他斗争,夫妻财产归双方共有,丈夫的收入并非他一人独有,必要时李大娘可以采取一定法律手段维护个人权益。
编辑: 栾晓磊
大众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大众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大众网的书面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大众网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大众网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大众网书面授权。
2、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众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众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30日内进行。



·






 
报业集团 - 版权声明 - 广告业务 - 联系方式
Copyright (C) 2001-2007 www.dzw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大众报业集团主办 Email:xinwen@dzwww.com
鲁ICP证B2-200610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