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山东 | 体育 | 娱乐 | 女性 | 财经 | 幽默 | 评论 | 人物 | 博客 | 连载 | 图片 | 论坛 | 房产 | 汽车 | 教育 | 健康 | 商桥 | 打折
 大众报系: 大众日报 农村大众 齐鲁晚报 生活日报 鲁中晨报 半岛都市报 经济导报 城市信报 青年记者 成长先锋 新闻书画网 国际日报山东版 南美侨报山东版
 当前位置:首页>青年报十五版
站内搜索:
是什么带走了平静的时光
2008-04-02 15:58:00 作者: 来源:
  采访背景
  周洛下怀抱着她的爱犬找到我,满面愁容:“唉,别提我这几天的日子了,过得是提心吊胆啊!”怎么回事呢?原来,是洛下的老公身体出了问题。说是身体吧,也不全是身体的事,更准确说应该是老公的精神出了问题。这不,单位上已经通知洛下,暂时让她的丈夫在家休息,让洛下看管好他。洛下十分苦恼:“老公不上班,连我也不能正常上班,天天在家守着他,也不是个事啊!”可是,目前,还没有更好的办法让洛下的老公尽快恢复,也没有办法帮洛下消除烦恼。
  期待您的来访,释解您的困惑每周二上午9:30--11:30情感热线:0531--82065073电子邮箱:jtshb01@163.com您的朋友:简单
  口述者:周洛下,女,某单位员工。
  记录者:简单。
  原本幸福的一家我在一家医院当医生,我的丈夫在一家大型企业工作,是机关上的一名副处级干部。我们的女儿上高中,聪明好学。应该说我们的生活是幸福的,我和丈夫的收入加起来也算济南的中产阶级了,吃穿用根本不发愁,女儿的学习也不用操心,我们夫妻的感情也不错,如果不发生下面这件事的话,我们的生活真的很幸福。
  那是3年前,丈夫的单位忽然传出要机构改革的消息,就是有的处室要调整,从科长开始所有有职务的人全都重新聘用,原来没职务的可以聘上新职务,原来有职务的也可能落聘没有职务。这则消息刺激了丈夫,使他忧心忡忡,老是害怕落聘,从副处长的位子上掉下来。而且,有传闻说,丈夫所在的处室也要取消,更别提那些有职务的人会分流到哪里了。
  那几天,丈夫的情绪非常低落,天天害怕落聘的坏消息哪一天就降临到自己头上。最先落聘的是他的处长,堂堂一个正处级干部竟然被要求提前内退了。一听到这个消息,丈夫惊呆了,他简直不敢想下一步自己会怎样。
  原来的时候,丈夫每天早晨都会在我们住的宿舍大院里和一些体育爱好者一起打羽毛球,从6点开始,一直活动到7点,然后吃早饭,吃完后正好去上班。他们几个人清晨打羽毛球已经成了我们大院的一景,院里的人甚至分成两帮,给两边的人喊加油。那天早晨,我还睡着没起床,丈夫就醒了,他急着穿衣服,拿球拍下楼打球。我想多睡一会儿,就没跟他一块儿起床。现在,我回想起来,那天早晨简直就像一场噩梦。据说丈夫穿的是也不知从哪里买来的像军队上的迷彩服一样的T恤,头上缠着一圈花布条,就像女同志戴的发带一样,两眼瞪得浑圆,手握球拍,在院里打球。早晨六七点钟,正是家家户户忙着做饭、出门的时候,几乎所有的人都看到了我丈夫怪异的不伦不类的打扮,大家都很吃惊,不明白他这是怎么回事。连和丈夫一起打羽毛球的人也不敢问他。因为那天丈夫的眼睛露出的眼神根本不和正常人一样,而是炯炯冒光,一种极度亢奋的样子。
  打完了球,别人该吃饭的吃饭,该上班的上班,丈夫却不知去了哪里。天哪,他那样的打扮,走到哪里人家不得当成怪物啊?
  “老刘神经了!老刘受刺激了,犯病了!”家属院里议论纷纷,当然,人家只是在背后这样说,没有人当面告诉我。
  果然受刺激不再正常
  丈夫果然有些神经了。他的行为和言谈都变得怪异,眼睛里总是冒着亢奋的光。那时候,正是春暖花开的四月天气,院子里养的孔雀也展开自己的羽毛,和大自然一起争奇斗艳。
  “你别以为雄孔雀开屏是为了和别的什么东西比美,那是它在发情向雌孔雀示爱呢!不信,你仔细看看它的后尾巴!”丈夫向遇到的每一位邻居,包括女人和孩子“解释”孔雀开屏的真正的生理意义,没有人接他的话茬儿,也没有人真的顺着丈夫的手指观察孔雀的尾部,大家纷纷加快步伐从他身边走开。
  3年前我们家还没买车,这时,受了刺激的丈夫包了一辆出租车每天专用,一天就是200块钱的费用,而丈夫毫不吝惜,一包就是两个月,这一扔就是一万多块钱啊。其实,我们家离他上班的单位走着也就是10分钟的路,况且单位上还有班车专管接送职工上下班。
  晚上,有的邻居在院子里散步,丈夫看见了,就拉住人家喋喋不休地讲,从天上到地下,从国内到国外,逮着什么内容讲什么内容,毫无章法和秩序,吓得好多邻居一看见丈夫在院子里,就不再出家门。甚至有一天晚上,丈夫忽然拉着一位女邻居要到地下室去,而那时已经是夜里11点!
  丈夫的种种反常行为说明他的精神确实出了问题。而这时,他们单位如火如荼的改革已经落下帷幕。丈夫所在的处室撤消了,处长内退,一般同志被分流到了基层,只有丈夫,因为他的特殊状况,不知他们单位的领导出于什么考虑,反倒没有动他,而是保留了他的副处级,只是把他调到了另外一个处室当副处长,待遇未变。
  “老刘这病得的及时啊,要不然,还不得下基层?”
  “还是老刘有福啊,一个神经病,愣是保住了职务!”
  唉,人多嘴杂,说什么的都有,不过,事实上丈夫的确是保住了他的职位,而处里的其他同事退的退,下的下,只有他,在那次改革中毫发无损。
  三年后重蹈覆辙随着时间的推移,丈夫慢慢好了。毕竟,他没有在改革中失去什么,没有不恢复正常的理由。后来我向丈夫说起当时的一些情况,他很吃惊:“真的吗?我真那个样子吗?唉,太丢人了!”
  丈夫说他记不清当时发生了什么,那些不可思议的言行他一点也不记得是自己说过和做过的。我不敢过分提醒,说不定会再刺激他,所幸的是他慢慢正常了,我们一家又过着平静的日子。很快,我们就买了一辆索纳塔,丈夫每天开车上下班,早晨和节假日还是去打羽毛球。
  谁想平静的日子过了3年,今年他们单位又传说要改革,而这一次,据说将比上次改革更深入更彻底。真是树欲静而风不止,这股风又吹得丈夫要出问题。
  那天晚上,一位女邻居慌慌张张地跑到我家里来:“不好了,周大姐,听说刘处长被110给带走了!”
  “啊?怎么回事啊?110怎么可能抓他呢?”我一听非常着急。
  原来,据说是丈夫在他们单位在索菲特举行的宴会上,只穿着背心裤头,手拿一张单位领导与职工合影的照片,挨个向每桌就餐者质问:“你们认识这个人吗?认识这个人吗?”他的眼睛又大又圆,同时衣冠不整,上来一些保安对他进行制止,他大声吵嚷,搅得人家饭局无法正常进行。最后饭店打了110报警,而丈夫一看到警察,竟然只穿着那一身内衣,出了酒店大门向西跑了。
  从他跑了到现在,已经是晚上10点了,他没有进家。去了哪里呢?没人知道,打手机也不通,莫非真被110给带走了?
  唉,他这是又犯病了。
  究竟如何是好是的,丈夫又不知受了什么刺激,精神上又出问题了。但凡正常,能在索菲特那样的五星级饭店穿着裤头背心地闹事吗?人有脸树有皮,那么丢人现眼的事,哪一个正常人能做得出啊?
  到了晚上11点,丈夫回家了。他没有对我说什么,我也不敢问他,万一刺激了他呢?还是装作没有这回事吧。
  “孩子挺好吧?”丈夫问。
  “挺好,她在学校里能有什么事?”为让他放心,我说孩子挺好。
  丈夫没再说什么,匆匆洗洗睡了。
  第二天,我接到丈夫单位的电话,说暂时让他在家休息,可以不去上班,还说让我在家好好照顾他。
  在家的这几天,我买了一只宠物狗,逗丈夫开心。丈夫的眼神儿又出现了亢奋的样子,我看着害怕,真担心他会出什么事。唉,你说他怎么活得这么累呢?单位上愿怎么改就怎么改呗,还能没咱一口饭吃?这要真犯了神经病,我们一家可怎么办呀?
  “看了吗,老刘又病了,说不定人家还能在改革中安然无恙呢!”
  “这老刘,是不是为了保住自己的位子演得苦肉计啊?”
  “就是,哪个领导愿得罪神经病啊?这种人,杀人都无罪!”
  现在,丈夫的同事议论纷纷,他们甚至认为丈夫是故意装得神经以保住自己的位子,只有我知道,丈夫他绝不是装的,他真的是受了刺激旧病复发了。我爱我的荣誉,胜过我的生命。有谁愿意拿着自己的尊严和荣誉开玩笑,而装疯卖傻只为保住个一官半职啊?可你说丈夫他咋就那么看不开,咋就那么看重那个位子呢?我是欲哭无泪,这可如何是好?
  简单有话
  周洛下的丈夫受到刺激,精神上出了问题,洛下苦恼不已,不知如何是好。我听了也摇头叹息。你能指责洛下的丈夫不该这样吗,可是他本身正经历着我们常人无法体验的痛苦。所谓的名和利,把现代人折磨得不光身体很累,精神上也背负着沉重的压力。一旦超出负荷,有可能出现各种各样的危险。也许,我们应该学一学犹太人的智慧,要舍得和放下。毕竟,比起我们宝贵的生命,一切都轻于鸿毛。是非成败转头空,那些名和利,该付笑谈中啊!
编辑: 栾晓磊
大众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大众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大众网的书面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大众网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大众网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大众网书面授权。
2、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众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众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30日内进行。



·






 
报业集团 - 版权声明 - 广告业务 - 联系方式
Copyright (C) 2001-2007 www.dzw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大众报业集团主办 Email:xinwen@dzwww.com
鲁ICP证B2-20061030号